Something New

暑假以文学少年的姿态告一段落。

名侦探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的真挚友谊。

“算你走运。要是你伤害了华生,你不用打算活着离开这间屋子。你还有什么说的?”

当我知道在这表面冷冰的脸后面是有着多么深的忠实和友爱时,我觉得受一次伤,甚至受多次伤也是值得的。他那明亮坚强的眼睛有点湿润了,那坚定的嘴唇有点颤 抖。这是仅有的一次机会,使我看见他不仅有伟大的头脑,而且有伟大的心灵。我这么多年的微末而忠心的服务,有这一点感受也就知足了。

——摘自《新探案之三个同姓人》

阿尔芒与玛格丽特

人一旦过了二十五岁这个年龄,眼泪仿佛就不再轻易属于他们。

古代的人曾经认为生意人与强盗、小偷信仰的是同一个天主,今天看来不无道理。

一个女子如果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那么在她面前只有两条路可以通向善良,一是痛苦,一是爱情。这并不是两条易行的路,凡是踏足这两条路的女子,无不是双脚鲜血淋漓,双手上满布伤口,但在沿途的荆棘上,往往可以看见她们那些从前用来修饰丑恶道德的饰物,最终她们会一丝不挂地到达天主的面前,在这里,赤身裸体已不再是什么让人害羞的事了。

假如说我们所处的世界还不完美,那么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那就是它在逐日地变得更加美好。一般来说聪明的人都懂得齐心协力的道理,他们会让自己的意志同其他人的意志在同一个原则上达到统一;而这个原则便是为人善良,真诚坦率,富有朝气。……上天对于一百个从未有过任何过错的信徒和一个向他忏悔的罪人,也许会更加宠爱后者,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做上天的宠儿呢?以至于为此我们所付出的代价,上天会加倍地赐予我们的。

——摘自《茶花女》

待新学期开始,我便再次成为现在学校新一届学生的学长了,多么令人兴奋和感伤的事情啊。

在此前夕,吾受上级指示到校作为导校员引导新生进入教室和新宿舍。看着陆陆续续多起来的同学,感受的夏末的风,分不清去年那满怀希望的我经过一年变了哪里。可幸的是我依然分得清我还有哪里不变且不会变。

过来帮忙的都是学校学生会和社团的干部,来的人说多不齐,说少也有几十人。只是不少人中途便有事回家,感到无聊了是吗? 之前,一直在寻找着要我花费人生美妙三年光阴学校有什么值得我付出爱呢? 在社团找到了,在工作部门里找到了,但在班上却……记得是有缘千里来相聚,几千人的年级被分到同一个班是幸运的,有缘份的,我曾坚定于此。但人太多了,总会让人不得不进行比较,筛选和排除。我有限的时间必须为有意义的事情而奉献。

探求真理者不可心存傲慢。